乌镇,来过就不曾离开

  2017-04-02 12:29

江南就像一个梦,轻轻的与每一个人在心中缠绵。江南梦像一种情愫,一声呼唤,一个前世的宿愿,似乎注定让我们在有生之年,来赴一场梦之约,还一次前世债。

终于有机会荡漾在江南秀丽之中了,苏杭是我一直心驰神往的梦之天堂,自然少不了神游了一番。也许是苏杭现代气息很浓郁,少了些我江南梦中那抖落繁华后的宁静,此去江南最让我回味悠长梦绕魂牵的,是那千年古镇—乌镇。

乌镇,昔日的江南明珠,今日江南最后的枕水人家,与其原汁原味的水乡风貌和深厚的文化底蕴,吸引着国内外的游客。它犹如一颗绝版的古旧珍宝,在喧嚣的今天,安静地绽放着熠熠光彩。 如果说江南是我的一个梦,那么乌镇就是圆我梦的地方。

思慕已久的乌镇,终于就在眼前了,真的到了,莫名的有种感动。

乌镇,好美啊,到处都是美,古色古香,含蓄优雅。别致清幽的小桥,桥下潋滟的碧波,岸上低垂的杨柳,那依水而立的白墙黛瓦,温婉恬淡一切都是我想象中的摸样。我有些恍惚了,这哪里是初相识,分明就是久别重逢呀。一座座深宅老院,氤氲浓郁的历史气息,这些画面太熟悉了,不是在梦中,就是太多太多的影视剧里。置身在这些老宅其中,使人不由心生幻觉,感觉自己真的站在历史与现实交错的时空里。也难怪,在乌镇拍的影视剧实在太多了,在一进乌镇的长廊里,贴满了拍摄的剧照《红楼梦》《似水年华》《一江春水向东流》《早春二月》《子夜》《伤城之恋》《祝福》《首富》《红粉》《杜十娘》等等,举不胜举。

乌镇,虽然没有杭州西湖的绝美,没有苏州皇家园林的气派奢华,但乌镇有着江南水乡独特的魅力,洗尽铅华后婉约的静谧。虽然现在的乌镇,来来往往游人如织,但乌镇始终是安静的,她骨子里透着安静的气质,让每一个来这里寻梦的人,都可以找到心灵的慰藉。

乌镇除了具有江南水乡景色秀美的特点,还有很多与众不同的独特风韵。很多保存完好绝版了的古老建筑,很多原生态的江南风情,一个又一个原始的手工作坊,让人了解江南感悟江南。

乌镇是个有故事的地方。那一块块的界碑,那已被踩踏得光滑凹陷的青石板,千百年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人,也见证着乌镇的荣辱兴衰。那陈旧的每扇门,每根梁,没垛墙,都默默地讲述着乌镇的沧桑。那些外面看似很普通,而越往里越宽敞,越往里越奢华的宅院,让人感知江南官宦与富商们特有的低调奢华。精雕细刻的栋梁,细镂而神情毕现的砖雕,让人叹为观止,也让人生出无限的想象,想象着生活在这庭院深深里富贵的主人,携着如花美眷,而那些蹑手蹑脚成群的奴婢,穿行在庭院之中,该是怎样一种繁华的景象。只是,现在已人去屋空,沧桑尽显,更无从寻觅主人的去向了,只有这些霉味浓郁高大的老屋,依旧高傲俯视着来来往往的人,似乎落寞地讲述着世事无常。

在古老的手工染坊前,一根根竹竿高挑着整匹蓝色印花棉布从天而降,真的让我震撼了。我站在兰花棉布的前面,心莫名的喜悦着,我试着把它披在我的身上。人生总有些遇见让你无从解读,看似毫无来头,却心里莫名的感到那遇见是专属自己的,就像蓝色印花棉布,感觉它的气息是如此的熟悉与亲切,似乎我们有着几世的情缘,莫不是,很久很久之前,自己也是这个美丽江南小镇上,一个普普通通清清瘦瘦的贫家女子,每天手中描绘着各种不同花的摸样,织着绵绵的舒暖,而身上也一袭这样蓝底白花的衣裙,素雅在这江南的秀美之中。不然为何,每次见到这兰花棉布,便生出一种倾心温暖的归属感。抬眼看那飘飘荡荡的蓝底白花,在高入云端的竹竿上飘荡,真像一个又个翩翩飞舞的白色蝴蝶,也像天空中一朵又一朵游走的云朵,恬淡美好而纯洁。

走进三寸金莲馆,心似乎一下子就有沉入海底的感觉,那里一幅幅栩栩如生展示女人裹足的场面,还有那一双双精美绝伦小小绣花鞋,在感叹江南绣女美轮美奂绣工的同时,无不展示着封建制度下,女人可悲的命运。

远远的就闻到了浓郁的酒香味,不由人不去寻访,原来是一家叫“三白酒”的作坊,古老的制作工艺,醇正香气在空中弥漫飞扬,如果是善饮者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想舀来品尝。乌镇还有很多的美食的作坊,美味传统的酱鸭,驰名中外的姑嫂饼等等。临街一家手工竹艺吸引了我的眼球,那一个又一个惟妙惟肖的工艺品,不得不叹服江南人的心灵手巧;还有那琳琅满目色彩缤纷的油纸伞,美得如诗如画让人不忍离去。

乌镇太多让我留恋的地方,真想在那个叫“老木头”的茶楼里,一边悠闲看如画的美景,一边细品江南的香茗。只是时间总是不肯多为谁停留一秒,在我徘徊在空灵景色的时候,在我沉浸在深深想象的时候,在我踢踏在悠长悠长青石小巷的时候,乌镇,似乎在默默向我说着再见,很多的不舍,但这也许就是缘分,我们是情深缘浅的那种,我有缘与你一见,却无缘和你相伴永远。

我曾带着梦轻轻地寻你而来,现在我将带着我的梦境轻轻的离开。我知道我对你的了解尚浅,你很多的美我还无缘一见。有时候,爱不是拥有,爱只是心中思念着她的摸样。就像我无缘与你每日耳鬓厮磨,无缘每日看着你如美丽的少女一般,在薄如轻纱的雾霭中醒来,再目送你如温婉的少妇一样,伴着迷幻的灯光,走入风情万种的梦乡。但是,我千里迢迢地寻到了你,而你也正是我想象的摸样,不,比我想象的还要婉约曼妙,这已经足够的好。无论此生是否还会有缘,有缘再与你相见,但又有什么关系呢,真的,在归去的途中,我轻轻写下:

深宅老院

画栋雕梁

讲诉着曾经的繁华

世事的沧桑

/

木门 锈锁 花窗

见证着历史的斑驳

岁月的悠长

/

彷徨在悠长 悠长的小巷

总仿佛看到戴望舒笔下那

撑着油纸伞

丁香一样结着幽怨的姑娘

/

小桥流水

白墙黛瓦

枕水人家

缓缓流过的

岁月流沙

千百年来似乎一切都没有变化

却几度兴衰

几度荣华

/

春风如旧花犹笑

往事多遗石不语

乌镇这个有故事的地方

来过就不曾离开

你好,游客!(点击更改信息)

您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布,带*为必填。


  •   正在提交中,请稍候...
      评论提交成功
    回复 的评论,点击取消回复。